首頁> 集團動態 正文

【廣電故事】紮根在記者站

2021-01-06 15:05:44 來源:浙江之聲 作者:呂瑞峯

每年春節長假過後,上班的第一天,湖州的市委書記等領導總會到我們記者站看望慰問。我先後接待過13任市委書記、參加過8屆市黨代會(每五年一屆),湖州市委馬書記曾笑言我是湖州改革開放的見證人。

1984年7月,22歲的我大學畢業兩年後考入浙江人民廣播電臺,幹上了新聞,也從此在湖州記者站紮下了根。

尋常、平常,是記者站工作的常態。尋求突破,既取決於記者的新聞理想,也要耐得住寂寞。湖州位於太湖南岸,數千年來經濟發達、人民富裕、民風溫良謙遜,但創新性的突發性的事件較少,記者站工作有一定難度。

上世紀九十年代初,湖州市連續兩年遭遇了百年未遇的特大水災侵襲。我熟讀《湖州府志》,知道這對向來風調雨順的湖州是罕見的。

於是那幾個月,我幾乎天天在一線採訪,雖然有時也會跟隨市領導和有關部門,但大部分是自己找基層深入一線。交通不便,我用過的交通工具可謂五花八門。每天早上六點出發,晚上五點多回辦公室寫稿子,辦公室的燈都亮到深夜直至凌晨,以至於保安時不時要過來巡邏一下。次日的《浙廣早新聞》,播出我的一篇消息一篇通訊。如此持續了一個多月,也算是創了一個記錄吧。我在大型治水現場做的直播,也得到了省市領導和羣衆的認可。以至於“浙江臺記者呂瑞峯”這幾個字廣爲人知。後來有一位調到浙江臺的同事,第一次見到我就說:終於見到活人了,我一直聽“浙江臺記者呂瑞峯”的報道,才一定要到這裏來認識你。又過了好些年,偶遇一位在國家級媒體工作的80後,說當年是聽着我的報道長大的。我覺得既高興又慚愧。

身處記者站,在交通通訊尚不高度發達的年代,地方新聞我們往往能搶到第一落點,但新聞背後還要有更多自己的思考。2006年,湖州織裏連續突發兩場大火,數十人遇難。我迅速趕到現場,尚未熄滅的黑煙讓我的心抽緊了。災情報道後,我的注意力集中在了“爲什麼”上。這裏是“童裝之都”,“三合一”的生產模式隱患重重。我通過內參、調查等形式,寫了多篇關於火災隱患和發展危機的文章,引起了省裏的重視。後來,當地政府痛定思痛,9700多家童裝企業全面停產停業,織裏鎮先後投入資金3.5億元進行了安全改造,工程浩大。儘管我採發的災情報道並不多,但我覺得自己盡到了一個記者的責任。

記者站和地方上的關係格外緊密,平時也會積極參與地方上各類活動的策劃,共同推進發展。歷年來湖州市各級領導來記者站看望慰問時,總會說一句“作爲決定地位”。2013年11月18日,湖州保安李迎福見義勇爲,伸手接住墜樓女子,自己重傷癱瘓。我照例第一時間趕到現場查看採訪,及時發出新聞稿。在瞭解更多細節後,我和湖州市委宣傳部、其他同行一起羣策羣力,挖掘這位“最美保安”的方方面面,推出一個平凡英雄典型。我們策劃了“義捐”“醫務人員和最美保安吃年夜飯”等活動,我們浙江廣電集團還推薦他爲“最美浙江人”候選人併爲他送上電視機等。連續多年的報道,弘揚了正氣,也讓人們一直記得好人義舉。李迎福先後被授予省市“見義勇爲勇士”“最美浙江人”等榮譽稱號,榮登2014年度“中國好人榜”,榮獲2015年“第五屆全國道德模範提名獎”。

我在湖州記者站工作36年,其中單獨一個人的時間超過20年。從前,我體重55公斤;如今,我體重87公斤。增加的,遠不止是體重,更多的是閱歷、思考的習慣以及見慣風雨的會心一笑。時人往往以爲記者是一個光鮮亮麗的職業,實際上,我們的大多數工作都瑣碎而平凡。在記者站工作似乎劣勢更多:大事小事都要自己處理,資訊接收有時比本部慢一拍,上升空間也有限。要做好一個主流廣播的駐地記者,前輩們有過許多精僻的論述,如堅定的信念、嚴格的操守、健全的人格、豐富的學識、明敏的頭腦、火熱的心腸等等。我以爲,目前互聯網媒體格局下,我們必須具備如下素質能力:牢記使命責任、堅持獨立思考、保持科學理性、堅守職業道德、時刻保持創新意識。多年來,工作之餘,我每年系統閱讀四五個方面的專業書,天文地理、天南海北、飲食日常無所不包。讀書越多,精神就越健壯勇敢。現在的我已經走到了職業生涯的末期,每有所學、每有所得便私心竊喜,覺得沒有白過這一天。

返回首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