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> 集團動態 正文

【廣電故事】這支隊伍“爲什麼能”

2020-11-10 14:47:41 來源:浙江衛視 作者:姜周軼

寫下這個標題,顯得有點驕傲。作爲浙江衛視電視理論節目“中國共產黨爲什麼能”系列第一、二、四、五、八、九季的分集導演,第七季的總導演,我從2017年11月就參與了節目的草創,我們的節目比湖南衛視《社會主義“有點潮”》晚播一個月,但比江蘇衛視《厲害了,我們的新時代》早播一個月,同樣也算彼時的“開山鼻祖”,開國內電視理論節目之先河,併成爲我們之後每年、每個季度都要面對的一種創新和挑戰。

第一季的錄製,關鍵詞是“敢”。 記得在給這個系列命名“中國共產黨爲什麼能”之前,第一季的標題是《十九大精神面對面》,那時十九大剛剛結束,解讀十九大報告的主題相對直接明瞭。牽頭的新聞中心領導的構思要求是“通俗易懂,面對面互動,羣衆搞明白了,這個節目就成功了”。團隊幾乎沒有大型節目的經驗,時間又緊迫,大家卻以“初生牛犢不怕虎”的膽色,邊錄,邊播。第一集播出的時候,後面大部分還沒有錄製,中間每集的製作時間只有三四天。沒有經驗,大家擔心節目內容不夠,每集錄制的時間都拖得很長。比如“走進衢州市開化縣龍門村”這一集,場景從白天延續到晚上,嘉賓們一開始淋着雨,後來夜涼了又點起火盆錄製。最終節目形態耳目一新,反響非常好,上了央視《新聞聯播》,也被《焦點訪談》關注。之後,每逢國內省內重大事件或重點時間,我們就成了宣傳部“欽點”的節目。

每季錄製前,通宵達旦地“摳”主題、“摳”內容、“摳”形式是必須的,我們還要考慮“三大要素”——嘉賓、場地、天氣。不同於日常新聞關注省內爲主,“中國共產黨爲什麼能”一開始就是全國視野,所以嘉賓也得是全國頂尖專家。中共黨史研究室、中央黨校、中國社科院,要湊齊這些專家在某天齊聚浙江某地,困難重重。經常是節目開錄前兩天,嘉賓時間還沒有敲定下來,甚至有嘉賓已經飛到了杭州,突然有事又臨時回去了……幾季鍛鍊下來,大家都培養出了“大心臟”,“專家池”也日漸深厚。但隨着觀衆口味變化,我們更需要一批接地氣的專家和宣講員,這又是新的挑戰。

嘉賓還不是最難的,人的時間總可以協調,天氣卻無法協調。比如錄製第二季《紅船》時,那一個冷啊。12月初的嘉興南湖湖心島,晚上的氣溫棉襖都擋不住。嘉賓們穿着西裝,裏面貼滿了厚厚的暖寶寶。因爲機位佈置的關係,錄製場地煙雨樓不能完全封閉,穿堂冷風就砸在每個嘉賓、觀衆、工作人員的臉上。爲了避開觀衆臉上凍僵的表情,後期又花了不少功夫。

縱覽目前的十季“中國共產黨爲什麼能”,每季的形式都不一樣,每季都有新亮點。第一季是“一條小板凳的距離”,第二季有詩歌朗誦,第三集是曲藝快板,第四季有燈光“天幕”,第五季大家“席地而坐”,第六季有小黑板,第七季視頻連線,第八季棚內分屏,第九季借鑑“奔跑吧”綜藝元素,第十季融合舞臺表演,一點一滴的創新,都源於同事們的孜孜不倦的不懈追求。

第九季《“兩山”理念15年》,可能是系列裏耗費精力最多的一次嘗試。我們一反“坐而論道”的節目傳統,第一次採取了“跑男”行進式的拍攝,在敘事上加入了互動任務等綜藝化表現。以前半天就能完成一集的錄製,現在需要五天。每天凌晨五六點開工,晚上天黑收工,七月底過分熱情的太陽讓每個人都肉眼可見地變黑。我們的嘉賓,浙江農林大學黨委書記沈滿洪教授,參與了兩集的錄製後,從鏡頭可見的“白白胖胖”直接變成了黑臉橫眉的“包青天”。在後期製作上,我們也學習運用了很多綜藝化的剪輯手法,讓電視理論節目朝着讓觀衆看得進去又邁進了一大步。連續二十多天的過於投入,讓我在節目播出後大病一場,病中連續三天做夢都夢到自己在剪片子,嘟噥着哪個地方再修一下……

“中國共產黨爲什麼能”爲什麼能常做常新,或許就是因爲有一支隊伍叫“爲什麼能”,就是因爲這支隊伍中每一個人,都保持着不斷追求創新又能全身心投入的初心。

返回首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