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> 集團動態 正文

【廣電故事】航拍萊茵河

2020-09-01 19:19:12

在三十年的媒體生涯中,經歷過許多故事,根植了不少的記憶。2003年,我當時所在的浙江衛視策劃研究部,承擔了世界大河系列片《萊茵河》的拍攝任務。

攝製組由編導張嬰、來堅羣、攝像葉惠民及我組成。我們從瑞士阿爾卑斯山大河源頭一路下來,陸地、水面交錯拍攝,積累了不少素材。爲從不同角度看萊茵河,我們選擇在法、德兩國交界處一段代表性河流進行航拍。那個年代,別說在國外,就在國內進行航拍,也是件很嗨的事。這要感謝我們的聯絡官吳東先生,無論是萊茵河的採訪拍攝,還是爲實現我們的航拍設想,他做出不少努力。

在德國巴頓機場會議室,初次見到飛行員拉巴爾先生,第一印象是一位標準的大帥哥,前額些微的禿髮,似乎有些滄桑感。一番寒暄後得知,昨天他剛爲當地電視臺航拍歸來。第一次爲中國電視攝製組服務,根據我們的要求,他事先做了一定的準備,見到我們,馬上進入角色,大家一起認真討論了飛行路線和方案,通過接觸,不難感受到他的嚴謹和專業態度。

我們租用的是輕型直升機,但很紮實,機型不大,攝像、攝影、翻譯加上飛行員四個人擠得滿滿當當。之前爲拍攝方便,機身側翼的兩扇門已臨時卸掉。隨着發動機的轟鳴,一個激靈,直升機騰空而起直奔萊茵河而去,由此拉開了航拍的序幕。

陽光下,往下望去,蝌蚪般的飛機投影,在廣袤的大地上一路形影不離地追逐跳躍。在空中,飛機因沒有門,風肆無忌憚地迎面撲來,吹得臉都變形。有時即使閉上眼睛,風也會鑽進去扒開眼皮。風聲加上飛機發動機轟鳴聲,我們與拉巴爾的交流都是聲嘶力竭的吼。

上午十點多,天空還蒙着薄霧,就在這淡淡的朦朧中,萊茵河在遠處似乎有點掩飾不住的興奮,急切地眺望並招呼着我們。隨着飛機俯身迎去,河流呼啦啦一下子涌入攝像機鏡頭,之後又洋洋灑灑地向後退去。轉身,一撥撥新的河流歡快地奔向我們。

這浩瀚的大河閃耀着點點光斑,如同一個個跳躍的音符。河面上百舸爭流,水鳥嬉戲,大地鋪陳着廣袤的田園農莊、錯落高聳的古堡、起伏的山丘樹林。偶爾掠過迷人的小鎮,人們擡起頭揮揮手,與我們遙相呼應……這一切和諧成一支舒緩、優美的萊茵河交響曲。置身於這大千世界,拉巴爾不時向我們指點着標誌性景觀。根據攝像的要求,直升機不斷變換飛行姿態,一會兒盤旋,一會兒俯衝,一會兒拉直線。爲使鏡頭更具衝擊力,攝像葉惠民示意拉巴爾能否再降低些高度,這會德國人不幹了,說是航拍的高度不能逾越飛行規定的底線。

歷史上的萊茵河因諸侯割據,戰亂不斷,河流一小截一小截並不通暢。1861年德國人圖拉提出萊茵河改造計劃,主要是拉直德國境內河道,解決落差,但此方案因牽涉農民土地利益遭抵制。1902年,法國人柯林斯從法國境內開始改造,工程一直到1967年才完工。改造後的河段當地又稱爲運河。從空中俯視,寬闊筆直的運河與寂寥的萊茵古道交錯呼應,滄海桑田,萊茵記憶就散落在德法兩國兩岸流域。這成爲我們拍攝的一個重點。

航拍最後落幅在萊茵河流域的黑森林上空。在連綿起伏的山坡上,一簇簇樅樹林挺直深褐色的軀幹,“黑森林”的稱呼正是由深色樹幹而生。這莽龍般的林帶,遠遠看去黛綠而靜謐,陽光投射到森林的鮮花草地,有如愛麗絲漫遊仙境般奇幻。

與中國攝製組的友好合作,令拉巴爾先生意猶未盡,爲此,他免費爲我們多飛了二十分鐘。結束航拍下了飛機,拉巴爾高興地與我們合影留念,我們用來這裏學會的德語Dankei,向拉巴爾致謝!

循着逶迤飄灑的萊茵河,攝製組歷時25天,穿越瑞士、奧地利、列支敦士登、德國、法國、比利時、荷蘭等七國,行程4400公里,在沿途採訪拍攝過程中,記錄下許多故事,留下許多珍貴素材。而這次航拍的經歷,無疑是我們萊茵河拍攝的一個高潮,更是一個亮點。那天正好是10月1日,當晚我們找了一家在巴登符騰堡州的香港中餐館,舉杯歡慶新中國華誕,也慶祝我們航拍任務的順利完成!

(作者:任溯,作者系集團退休幹部)


返回首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