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> 集團動態 正文

【廣電故事】800米迅跑

2020-08-19 15:32:42 來源:民生休閒頻道 作者:李明

一共800米。從金匯大廈五樓下電梯,沿莫干山路向北,至武林巷左轉,沿武林巷至大院後門小樓,上二樓播出機房。

800米,這是近二十年來焊在記憶深處的一段距離。2001年元旦,完成“三臺合併”的浙江電視臺六個頻道以統一的臺名、統一的臺標、系列化頻道格局向社會公衆亮相,體育健康頻道即是其中之一。主打的體育新聞取名爲《體育最前線》,日播,每期節目時長30分鐘,辦公於金匯大廈五樓。每天,帶着體溫的節目播出帶沿着上述路徑飛奔,然後通過有線電纜送入千家萬戶。現在,全集團都實現了無帶化播出,這令二十年前送播帶的場景恍如隔世,彷彿“瘋狂原始人”。

節目製片人是郭曉,我擔任責任編輯,再就是胖瘦不一的若干男女。那段歲月,什麼都靠搶:新聞自然靠搶,那是體育狂熱的年代,出了不少名記,出了不少事件,體育圈火,各大媒體都有佈局,所以,一有風吹草動,新聞現場就是長槍短炮的,連攝像都要選個高體壯的,可以在人流涌動中殺到前排,佔據最有利的位置;而新聞多了,相形之下,剪輯機就不夠了,新聞採回來還得搶設備,很多時候就顧不得溫良恭儉讓了,臉面不重要,搶到了纔是贏家;最後連送播出帶也得搶,搶時間。

體育新聞是一類極特殊的新聞類型,從業者有一種對新鮮和時效性的無來由的天性執着。在2001年,互聯網纔剛剛起步,傳統媒體的時效決定着節目的熱騰程度,但技術手段又不夠發達,只能儘量縮小截稿與播出之間的時差,因爲這意味着你可能搶播到一條剛剛發生的新聞,把競爭對手給PK下去了。這是我們媒體人追求的榮譽和傲嬌。

與播出機房的800米距離成了“痛點”,這絕對是讓人揪心的物理距離,也是讓人頭大的“精神傷害”。在這種時候,速度是唯一的選擇,或許,當時的《體育最前線》不光缺記者、編輯、攝像,更缺“飛人”——奔跑吧,兄弟!

前些天遇到一位當年的攝像吳曉偉,說起《體育最前線》的2001,兩個人同時想起800米里的若干故事。

有一個故事是這樣的:經過幾次忙亂,節目組在充分研討如何縮短這800米傳輸時間的課題後,制定了自認爲科學的實施策略,剛制定完就遇到一次實戰檢驗。爲了等一條剛發生的新聞,編輯先做完其他內容,留好最新消息的空間,可是,等記者趕出片子並串好成片後,離播出只剩10分鐘了。預案開始,吳曉偉在五樓提前按好電梯,接過帶子立即下樓,到金匯大門口,製片人郭曉已經斜挎在自行車上,拿過帶子,騎車疾馳至影視小樓,飛奔上樓。帶子推進帶倉時,離播出時間點只有不到一分鐘。事後,所有人其實都很忐忑,假如電梯在運行過程中突遇故障停電?假如騎行過程中撞人了?假如在急亂中播出帶掉地上損壞了?還好這都是假如,那天順利送達,沒有意外。

這只是800米的路程裏有驚無險故事中的一個。那時候“奔跑吧兄弟”的劇情裏,欄目組一共跑脫過三雙鞋,有一雙就是吳曉偉的。

從業這麼久,也經歷過不少新節目的策劃和實施,有一個共性已經見怪不怪:新節目剛磨合的前半年總是凌亂和興奮的,像蜜月期,有未知的憧憬,也有未知的恍惚。半年後,磨合基本完成,流程規範了,但似乎又少了點什麼。而《體育最前線》不一樣,一句“剛剛收到消息”,總是能令我們興奮不已。

2001年底,一件大事發生了:9月29日,廣州吉利客場對陣上海中遠,這也是吉利衝A的最關鍵一戰。90分鐘內,雙方戰成2∶2平,傷停補時階段,中遠外援馬克攻進一個明顯越位在先的進球卻被判有效,吉利隊員集體罷賽,外援圖穆更是向主裁判張建軍揮舞一張百元鈔票。這場比賽最終奠定了2001賽季甲B聯賽的格局,廣州吉利衝A受阻,憤怒的浙江商人李書福聯手浙江綠城董事長宋衛平召開新聞發佈會,掀起“揭黑運動”。《體育最前線》全程錄製,新聞報道《李書福宋衛平揭黑》之後被評爲該年度的浙江新聞一等獎。2001年12月13日,吉利集團將中國足協告上法庭,讓中國足協首次站在了被告席,並最終導致裁判龔建平被捕歸案。這是2001年留存於《體育最前線》節目檔案裏最猛烈的一筆。

有一年,在橋水相連、老屋綠藤的西柵拍紀錄片《烏鎮》,記住了劉若英的一句話:“來過,便不曾離開。”是的,800米,跑過,很多事,發生過,便不曾忘懷。


返回首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