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> 集團動態 正文

【廣電故事】在武漢帶領全家抗疫

2020-06-12 15:21:25 來源:廣播電視製作中心 作者:樑輝

我是武漢人,去年剛爲人父,今年第一次帶着妻子女兒回武漢過年。沒想到,這個春節過得如此“驚心動魄”。回想那段時間發生的點滴,依然感到心有餘悸。

回武漢之前,隱約聽聞武漢有不明肺炎,我擔心孩子小,提前買了許多口罩和消毒液。現在想來,這是我做的最正確的決定,多年的廣電工作、應對直播轉播中種種突發狀況,潛移默化養成了我提前制定應急方案的習慣。到了武漢,我發現街上鮮有人戴口罩,買年貨、聚餐、遊玩都在照常進行,完全沒有影響大家過年的心情。我卻有點憂心忡忡,預感事情沒有那麼簡單。

1月23日武漢封城後,一時間氣氛相當緊張。朋友和同事都來關心我們家的情況,我嘴上說着“沒事,大家放心”,心裏卻很沒有底。爺爺奶奶年逾八十,妻子產後不久,三個尚在襁褓的嬰兒(除了我女兒,還有兩個孤兒院寄養的小寶寶),讓我突然意識到:我不再是父母保護傘下的孩子,我是丈夫、是父親,更是家裏的頂樑柱,遇上事兒決不能怕事!

我時刻關注疫情最新動態,說不害怕中招是假的,但真的沒有時間害怕。疫情發展迅猛,尤其在聽說出現無症狀感染者之後,家裏幾個大人開始自我懷疑會不會已經染上病毒,有沒有可能已經傳染給了寶寶。考慮到三個小寶寶的安全,我制定了計劃,安排寶寶們和照顧他們的家人與其他人隔離,實行無接觸送餐。除了我負責外出購買物品,回家後衣物全部清洗,其餘人不得出門,每天必須進行全屋消毒。所有家人每天定時測量體溫,在家裏也必須戴上口罩。

一家人要吃飯,必須有人出門採購,我肩負起了全家人的生計。封城後,我第一時間出門囤菜囤米,最重要的是囤好寶寶的口糧。當時的武漢,買東西太難了,我輾轉了幾個地方,才勉強買到了寶寶的奶粉。日子按部就班地過着,家裏任何一聲咳嗽都能引起我的高度緊張。精神緊繃地度過了自我隔離的14天,家中無人出現感染症狀,我才稍稍放下點心。

出於工作習慣,遇事我總會反覆檢查調整應急預案。同事經常說,要敏銳地發現問題,清醒地正視困難,並想方設法解決它們。當我得知隔壁小區已經有四、五例確診時,我不斷地問自己:如果家人被感染了怎麼辦?可以去哪個醫院?我不停刷新聞,當時武漢每天確診幾千例,雖然全國醫護力量已經集結增援,但醫療資源仍然非常緊缺。

“沒有B計劃,大家決不能生病!”我要求家人每天都要動起來,通過鍛鍊增強抵抗力!家人們也都很支持我,每天,老人走步鍛鍊,我和妻子抱娃做瑜伽。

封城那天,武漢還是喧鬧的,許多人搶着出門囤糧,但很快,我們意識到安靜比喧鬧更可怕。隨後小區實行了封閉管理,整個城市突然安靜了,沒有車來車往,街道空空蕩蕩。出門採購時,所有人都習慣了警惕,彼此保持着遠遠的距離。遠遠看到救護車上閃爍的藍色信號燈,大家的眼神裏充滿着同樣的恐懼和彷徨。封閉的時間長了,小區裏時不時傳來有人“練嗓子”吼兩句的聲音。我知道,這樣的聲音在排解苦悶、釋放壓力,但更是死寂的城市在宣告生命的堅強。

社區每週安排一到兩次消毒車進行消毒,定期有工作人員上門測量體溫。生活物資也不再靠“搶”,社區統一採購,水果蔬菜肉類都可以訂購,消毒液、奶粉,藥品等也都可以買到,還不時有“愛心物資”發放,一切都在向好發展。

疫情逐漸趨於穩定,確診病人越來越少,但我仍每天提醒家人不能鬆懈,一切防疫措施不可怠慢。所幸,整個疫情期間,我的家人都健康安全,小區也未有確診病例。

如今,每當看到夢中香甜的女兒,我都不由得感嘆:是你這個小不點兒啊,給了我面對困難的勇氣,讓我從一個毛頭小夥瞬間成長爲一位有擔當的父親。

返回首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