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> 集團動態 正文

【廣電故事】千米深處除夕夜

2020-06-03 09:55:25 作者:朱建華

1991年春節,是我國“八五”計劃的第一個春節,浙江電臺新聞部策劃了一組春節特別報道,反映我省各行各業在“八五”的首個春節期間加班加點的勞動熱潮。我作爲新聞部副主任,主動承擔了赴長廣煤礦公司的採訪任務。除夕之夜,我下到長廣煤礦公司七礦的千米深井做現場錄音報道,並和採煤工人在礦井裏吃了一頓不尋常的“年夜飯”。大年初一早晨,我採錄的現場錄音報道在《浙廣早新聞》中播出。如今已近三十年過去了,回憶起這次除夕之夜的礦井採訪,仍然細節清晰。

長廣煤礦公司地處蘇浙皖三省交界的長興縣牛頭山,當年和杭鋼、巨化、浙江三獅集團是省政府直管的四個國有大型企業之一。它建於1958年,上世紀八九十年代,最興盛時期有8個礦井,8萬多職工,採煤最多時能提供全省總耗煤量的30%左右。所以對長廣煤礦公司的採訪是我們策劃春節特別報道的重點。

當時電臺新聞部總共只有二十人左右,要兵分幾路採訪,人手特別緊張,所以我是獨自一人前往。三十年前的採訪設備非常落後,我揹着笨重的磁帶採訪機和用於剪輯的雙卡錄音機,在年三十上午從城站乘火車到長興牛頭山。那時只有慢車,到牛頭山火車要行駛近三個小時。中午到了長廣煤礦公司,我發現整個公司從機關到礦井一派忙碌的景象,8個礦井都在滿負荷運轉。

我和公司宣傳部領導談了我的採訪文案,要求到礦井裏做現場報道。開始他們不同意我下礦井,因爲下礦井有嚴格的限制,帶着採訪設備下井更要做嚴格的安全檢測,怕出現意外事故。在我的再三懇請下,公司領導總算同意我下井採訪。根據煤礦的下井規章制度,我到公司職工醫院做了簡單的體檢,公司安檢部門對我攜帶的採訪機也做了安全係數檢測。

下午四點多鐘,我頭戴礦工帽,身換礦工服,背上採訪機,在公司宣傳部領導和七礦礦長陪同下,選擇了全國煤炭系統優勝班組——七礦採煤一隊的千米深井礦採訪。我們乘坐礦井的升降電梯和礦道軌道滑車,經過幾次轉換下到了八九百米深的階面。礦長告訴我,我們已經從地下出省進入了安徽廣德的地域。最後一段路沒有滑車,我們只好徒步行走到採煤點。礦道里彎彎曲曲,高低不平,燈光黑暗,空氣稀薄,有時還要貓着腰走。大概走了二十多分鐘纔到達採煤面。我累得氣喘吁吁,滿頭大汗,但感到很新鮮。

正在作業的採煤工人聽說省電臺記者除夕夜下井採訪,感到很驚訝,都非常友好地和我打招呼。我用採訪機錄下了採煤現場的背景音響,對採煤現場作了口頭描述,然後採訪了七礦礦長。礦長介紹說:七礦是江南複雜地質條件下的千米深井,於1970年開工建設,八十年代初投產,該礦高度重視科技進步,注重產研結合,開展一系列課題研究,獲得了省科技進步二等獎。該礦創新的“七個一三”的班組建設法在全國煤炭系統安全培訓會上作了經驗介紹,該礦年生產能力達到19萬噸,年創利稅1000多萬元。我還對現場作業的採煤隊隊長和工人作了採訪。他們雖然不善言談,但都對幹好工作充滿信心。

採訪到一半,正巧地面工作人員送來了“年夜飯”。說是“年夜飯”,實際上就是包子饅頭和一些冷菜,幾盤烤雞算是除夕的加菜。工人們輪流盤地而坐,吃得可香了,漆黑的手把饅頭沾黑了也不在乎。我也和礦工們一起在千米礦井底下吃了這頓不尋常的“年夜飯”。

採訪結束回到地面,已經是晚上八點多了。我走出礦井,仰望天空,長長地舒了一口氣。啊,外面的空氣真新鮮!除夕之夜,牛頭山區寒風刺骨,特別寒冷,但我的心是暖暖的。這時,礦山家屬區鞭炮聲此起彼伏,家家戶戶都在歡度除夕,喜迎新年。

採訪雖然結束了,但要把現場錄音報道整理剪輯成成品,再傳送到臺裏,還有許多工作要做。我回到招待所,用雙卡錄音機把採訪素材剪輯成一篇完整的錄音報道。當時通訊非常落後,沒有網絡,沒有手機,招待所長途電話都沒有。我只好到公司辦公室,借用公司的長途電話聯繫上了早新聞值班的張小梅。於是我用雙卡錄音機通過長途電話把報道傳到臺裏,張小梅用錄音電話錄下。大年初一早晨,該報道在《浙廣早新聞》中及時播出,爲春節特別報道開了個好頭。

1991年春節,是我國“八五”計劃的第一個春節,浙江電臺新聞部策劃了一組春節特別報道,反映我省各行各業在“八五”的首個春節期間加班加點的勞動熱潮。我作爲新聞部副主任,主動承擔了赴長廣煤礦公司的採訪任務。除夕之夜,我下到長廣煤礦公司七礦的千米深井做現場錄音報道,並和採煤工人在礦井裏吃了一頓不尋常的“年夜飯”。大年初一早晨,我採錄的現場錄音報道在《浙廣早新聞》中播出。如今已近三十年過去了,回憶起這次除夕之夜的礦井採訪,仍然細節清晰。

長廣煤礦公司地處蘇浙皖三省交界的長興縣牛頭山,當年和杭鋼、巨化、浙江三獅集團是省政府直管的四個國有大型企業之一。它建於1958年,上世紀八九十年代,最興盛時期有8個礦井,8萬多職工,採煤最多時能提供全省總耗煤量的30%左右。所以對長廣煤礦公司的採訪是我們策劃春節特別報道的重點。

當時電臺新聞部總共只有二十人左右,要兵分幾路採訪,人手特別緊張,所以我是獨自一人前往。三十年前的採訪設備非常落後,我揹着笨重的磁帶採訪機和用於剪輯的雙卡錄音機,在年三十上午從城站乘火車到長興牛頭山。那時只有慢車,到牛頭山火車要行駛近三個小時。中午到了長廣煤礦公司,我發現整個公司從機關到礦井一派忙碌的景象,8個礦井都在滿負荷運轉。

我和公司宣傳部領導談了我的採訪文案,要求到礦井裏做現場報道。開始他們不同意我下礦井,因爲下礦井有嚴格的限制,帶着採訪設備下井更要做嚴格的安全檢測,怕出現意外事故。在我的再三懇請下,公司領導總算同意我下井採訪。根據煤礦的下井規章制度,我到公司職工醫院做了簡單的體檢,公司安檢部門對我攜帶的採訪機也做了安全係數檢測。

下午四點多鐘,我頭戴礦工帽,身換礦工服,背上採訪機,在公司宣傳部領導和七礦礦長陪同下,選擇了全國煤炭系統優勝班組——七礦採煤一隊的千米深井礦採訪。我們乘坐礦井的升降電梯和礦道軌道滑車,經過幾次轉換下到了八九百米深的階面。礦長告訴我,我們已經從地下出省進入了安徽廣德的地域。最後一段路沒有滑車,我們只好徒步行走到採煤點。礦道里彎彎曲曲,高低不平,燈光黑暗,空氣稀薄,有時還要貓着腰走。大概走了二十多分鐘纔到達採煤面。我累得氣喘吁吁,滿頭大汗,但感到很新鮮。

正在作業的採煤工人聽說省電臺記者除夕夜下井採訪,感到很驚訝,都非常友好地和我打招呼。我用採訪機錄下了採煤現場的背景音響,對採煤現場作了口頭描述,然後採訪了七礦礦長。礦長介紹說:七礦是江南複雜地質條件下的千米深井,於1970年開工建設,八十年代初投產,該礦高度重視科技進步,注重產研結合,開展一系列課題研究,獲得了省科技進步二等獎。該礦創新的“七個一三”的班組建設法在全國煤炭系統安全培訓會上作了經驗介紹,該礦年生產能力達到19萬噸,年創利稅1000多萬元。我還對現場作業的採煤隊隊長和工人作了採訪。他們雖然不善言談,但都對幹好工作充滿信心。

採訪到一半,正巧地面工作人員送來了“年夜飯”。說是“年夜飯”,實際上就是包子饅頭和一些冷菜,幾盤烤雞算是除夕的加菜。工人們輪流盤地而坐,吃得可香了,漆黑的手把饅頭沾黑了也不在乎。我也和礦工們一起在千米礦井底下吃了這頓不尋常的“年夜飯”。

採訪結束回到地面,已經是晚上八點多了。我走出礦井,仰望天空,長長地舒了一口氣。啊,外面的空氣真新鮮!除夕之夜,牛頭山區寒風刺骨,特別寒冷,但我的心是暖暖的。這時,礦山家屬區鞭炮聲此起彼伏,家家戶戶都在歡度除夕,喜迎新年。

採訪雖然結束了,但要把現場錄音報道整理剪輯成成品,再傳送到臺裏,還有許多工作要做。我回到招待所,用雙卡錄音機把採訪素材剪輯成一篇完整的錄音報道。當時通訊非常落後,沒有網絡,沒有手機,招待所長途電話都沒有。我只好到公司辦公室,借用公司的長途電話聯繫上了早新聞值班的張小梅。於是我用雙卡錄音機通過長途電話把報道傳到臺裏,張小梅用錄音電話錄下。大年初一早晨,該報道在《浙廣早新聞》中及時播出,爲春節特別報道開了個好頭。

(作者系原浙江電臺副總編輯、集團管委委員)

返回首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