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> 集團動態 正文

【廣電故事】我也是跨崗電視人

2019-11-27 10:01:54 來源:浙江廣播電視集團發佈

轉眼我退休好幾年了。每次回到廣電大院,遠遠看到藍色臺標閃耀在高聳的大樓,見證着浙江廣電事業的發展壯大,就不由自主地想起很多往事。想到自己也曾爲臺標的誕生貢獻了一點小小的力量,於是更生眷戀之情,也有一點自豪瀰漫心底。

我是1980年進浙江電視臺的,開始在文藝組做美編。我的工作主要是用毛筆寫字幕。我要提前把字幕一條一條寫好,連起來裝在字幕機裏。去哪裏錄像都要帶着字幕機,架在攝像機前,拍攝時根據唱詞內容把字幕一句一句搖出來,疊加錄製在片子裏。

後來有了電腦,不需要手寫字幕了,我又陸續做起《每日一歌》《戲曲大觀園》等欄目的編輯和製片人等,從寫稿、組織演員到導演、拍攝和剪輯,都要自己來。1992年,電視臺從衆安橋搬到現在的廣電大院,不久成立了電視製作部,我調到製作部擔任了主任助理兼燈光舞美科的科長。當時製作部的定位,是把迅猛發展的電視技術和電視藝術融合在一起。現在看來,我也算是較早的一個跨崗電視人。

那時臺裏每年都會舉辦“西湖電視博覽會”,吸引全國和周邊國家地區的同行參會,宣傳推廣浙產電視劇和浙江文化。1993年秋,臺裏上上下下都忙着籌備浙江電視臺上星的各種工作,其中一項就是要設計一個亮眼的臺標。趁着又一次承辦西湖電視博覽會的機會,領導決定通過電視廣告,向全省和能看到浙江電視臺的周邊省份的社會各界徵集臺標,通過這種互動讓大家都來了解浙江電視臺、參與博覽會。

因爲我參與了前幾屆博覽會,又是美工出身,跟藝術家比較熟悉,所以一些具體的工作讓我負責張羅。我欣然接受,認認真真去做。廣告播出後,一共收到一千多件來稿,都是一個一個厚厚的信封,裝了好幾麻袋。所有稿件五彩繽紛,各種形狀都有;作者各行各業,絕大多數是業餘的,只是懷着對電視的熱愛。

臺標是個藝術品,代表浙江電視臺的形象,得有專業的人來把關。我們邀請了中國美院設計系主任等四位教授,把初選的作品一幅幅攤開在演播室的休息區進行評選。大家選了相對比較好的幾份稿件,各自彙總、提煉,精心修改、重新設計、去粗存精,出來了兩三個比較成型的設計稿件。相當於成立了一個設計小組,這時的作品已經跟徵集稿沒有太大關係了。

不斷徵求意見、反覆斟酌修改,最後定下臺標的形狀:方形,穩正、大氣,又寓意着電視屏幕。構成採用二分之一分割法,上下以Z字形分開。上面一半是藍色,表示天空;下一半,白色的Z字變形代表着之江。

光這個Z字線條,就經過了反覆琢磨和一次次細緻的調整,怎麼轉怎麼折、尾部形狀、出去的走向,都要符合美學理念、體現藝術的美。最終定稿的線條走勢略略往上,尾部破出畫框,象徵着之江水的奔騰洶涌、電視人的朝氣蓬勃和浙江人民生活的蒸蒸日上。整個線條有粗細轉折變化,起勢圓融、轉折略方,體現出中國行草書法韻味。用哪種藍色也是反覆推敲,最後確定了鈷藍色。整個標誌給人的感覺清新而端莊,基本符合臺裏一開始的要求:能體現浙江特色、能代表浙江電視,圖案大氣簡潔,有較強的衝擊力和深刻的寓意。

經臺領導一錘定音,1994年元旦開始,這個臺標出現在浙江衛視的屏幕上,而且一直沿用至今,已近26年,在全國也算絕無僅有。這也足以證明,當時臺標的設計理念、構成風格、藝術格調等各方面都比較前衛,符合浙江衛視的定位和風格。2001年集團成立,商量集團LOGO的時候我提議在原來的臺標適當位置加上黑體的“ZRTG”英文標誌,後來集團旗下所有電視和廣播頻道的臺標也基本由此衍生。

上星之際,節目大幅創新調改,臺裏逐漸有了整體包裝的意識。臺標除了在屏幕左上角展示之外,還要在節目版塊開始時“飛出來”。現在看來很簡單的動畫,那時可不簡單。我和呂小田去北京上海考察,做片頭和配套文字,足足呆了一兩星期。後來把三維電腦動畫的設備買到臺裏,還請了新加坡特技製作人員來幫忙指導,建模、畫稿、貼圖、渲染,終於讓藍色臺標拖着彗尾在深邃星空中閃亮劃過。

我在電視臺(集團)工作32年,整個職業生涯都在努力學習,從拍攝到製作到播出,電視生產各個環節我都瞭解一二,想起來還是比較有意思的。看到廣電大院裏熟悉的建築,聽到熟悉或陌生的同事叫我“吳老師”的時候,心裏總是涌上深深的戰友情同志情。能在一起搞電視是一種緣分,相逢不容易,彼此要珍惜,留份眷戀在心底。

(作者:吳新如,作者系集團退休幹部)

返回首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