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> 集團動態 正文

【廣電故事】我在北京看閱兵

2019-10-17 16:47:35 來源:浙江之聲 作者:李振陽

2019年10月1日,天安門廣場。

主席致辭,掌聲雷動。

標兵就位,紅旗閱兵車緩緩駛出。

隨着《中國人民解放軍進行曲》的旋律,我突然鼻子一酸,喉頭一緊,一股熱流衝向眼睛。和很多人一樣,我也注意到了一個細節:兩輛閱兵車的車牌分別是“VA01949”和“VA02019”,這是穿越70年的勝利宣言!

作爲浙江之聲特派北京記者,親身在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70週年慶祝大會、閱兵和羣衆遊行現場,我感受到了這一刻的自豪。眼前鏗鏘有力的步伐,與我腦海中一個個相關的記憶畫面不斷疊化。

男孩子,一般年少時就對解放軍有些崇拜。1999年的國慶節,新中國成立50週年,還在上小學的我和家人一起守着電視機看閱兵。記得無比激動的父親,不斷重複着喊一個“威”字。那一年,我們從一年前的特大洪災中走出,還剛剛遭遇了我國駐南斯拉夫大使館被炸事件,三位遇難者就是我們的記者同行。那一年,“向右看——”“正步走——”……雄壯的吶喊,整齊利落步伐的力量,給年幼的我留下了深深的烙印。軍人的口號、動作甚至眼神,成了我和同學們模仿的對象,伴着《中國人民解放軍進行曲》,一同刻在了腦子裏。解放軍,成了我心裏最特殊的那一類人。

2013年4月,雅安蘆山地震,我和同事組成採訪小分隊立即奔赴災區一線,播發災區最新災情、救援最新進展。在災區的採訪,讓我少年時對軍人的崇拜更添了一份欽佩。在一片斷壁殘垣、一切社會秩序都被打亂的災區,“求生”是人們的唯一訴求。那些最美的“逆行”背影,書寫着一個個感人的故事,展示出軍人的信心、決心、雄心和愛心。幾個月後,受颱風“菲特”影響,餘姚城區被淹,交通癱瘓、通訊受限。面對這樣的極端條件,人是很渺小的。部隊運輸所用的高底盤卡車是唯一能進入災區的機動力量。最終,我們聯繫上了武警部隊的車輛,這才得以進入深水區採訪,展現幹部羣衆衆志成城、抗震救災的真情實景,也看到什麼叫人民軍隊的全心全意爲人民服務,什麼叫不拋棄不放棄。

2015年“東方之星”翻沉事件舉國悲痛,在監利的採訪讓我對“兵哥哥”更多出一份理解——他們也是活生生的人。搜救遇難者的官兵大都是20歲左右的年輕人。心理醫生告訴我們,其實他們也需要心理干預。他們去執行的,是幾乎註定會悲傷的任務。沒找着,心裏會沮喪,甚至自責;找着了,遺體最糟糕的狀況毫無保留地展現在他們面前,對於生命的同情讓他們更加悲傷。那一年,也是抗戰勝利70週年,9月3日在北京舉行了勝利日大閱兵。當年93歲的北侖籍老兵周東葵受邀到現場觀禮。他曾是中國人民解放軍總後勤部工程學院訓練部部長,1939年參加新四軍抗戰,曾獲得三級獨立自由勳章。在我採訪他的時候,他多次提到,戰爭有多殘酷,和平與發展就有多珍貴。寸寸山河夢,昭昭赤子心。老兵們的話詮釋了勇敢的真正含義:知道了戰爭的殘酷、生命的寶貴,還依然迎着子彈向前衝鋒。

“聽黨指揮,能打勝仗,作風優良——”受閱方陣一個個從我面前走過,威武雄壯。東風-41洲際彈道導彈和殲20戰機亮相,觀禮羣衆發出陣陣叫好聲。這一天的天安門廣場,陽光正好,觀禮羣衆們臉上洋溢着激動和興奮笑容。這裏沒有地震災區的灰暗,沒有大水圍城的昏黃,也沒有槍林彈雨的陰沉。一切都是明媚的模樣,是絢爛到讓人迷醉的彩色,是幸福的顏色。眼前的安寧與幸福,正是從我眼前走過的這些人用青春和汗水,甚至用生命換來的。

曾經,我最愛看的電視劇是《士兵突擊》。讓我無數次流淚的不是許三多的堅持、伍六一的無悔,或是七連長的執拗,而是由張譯扮演的“班長”退伍之前在天安門前的那次痛哭。對他們來說,天安門是他們的信仰,是青春最好的見證。鐵打的營盤流水的兵,一茬茬的兵化成一個不變的符號,那就是“中國軍人”!

我再次檢查手機信號,端穩手中的相機,記錄下他們青春的一刻,把他們最威武的瞬間、最有力的腳步和最溫暖的表情傳遞給我們的受衆。我感恩,自己能作爲記者,比普通人離他們更近一些、瞭解得更多一些。我突然發現,自己仍然是那個聽着軍歌,在家裏邁着正步大喊“向右看”的男孩。他們的堅定、堅韌、堅持,他們的責任心、對祖國的熱愛,讓我成長,並深深地影響了作爲一個新聞工作者的我。

返回首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