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> 集團動態 正文

【廣電故事】挺進古城

2019-09-12 14:42:56 來源:新藍網 作者:湯嘉暘

8月9日,超強颱風“利奇馬”逼近,我和攝像王鑫、司機金一奇小分隊領命出征玉環。隨後又轉戰臨海,成了最早深入臨海主戰場的媒體力量。作爲抗臺老兵,和“利奇馬”的狹路相逢,又給我的人生增添了許多新的第一次。

從省道到縣道、從鄉道到村道、再到田埂路,我第一次體會了什麼叫“曲折迂迴”。最終我們花了七個多小時趕到玉環受颱風影響最直接的坎門。大風大雨中,剛準備直播,攝像機進水自動關機,我們立即拿出手機直播。颱風登陸那一刻,我嗓子裏吼出來的聲波、臉上繃緊的肌肉以及腦子裏提前組織好的語言,都被狂風驟雨撕扯得亂七八糟。回到車上好長一段時間,整個人還是懵的。我第一次感受到真正的“風中凌亂”。

登陸報道完成後趕往玉環市區,我第一次完全“跟着感覺走”。到處漆黑一片,分不清哪是路、哪是河,車外掀起的水花快沒到窗口。車子顫抖着發出異響,短短八公里挪了兩個多小時。凌晨四點多終於回到駐地,寫稿子、整理視頻素材,早上八點再次出發。在玉環的二十幾個小時裏,哪裏災情嚴重,我們就去哪裏;車子能開的地方,就開車衝進去;車子開不了的地方,就趟水過去。

本以爲這些困難已是極限,沒想到真正的挑戰纔剛剛開始。10日下午,我們接到新任務,臨海全城被淹,交通中斷,我們要想辦法進去。怎麼辦?我不斷地跟王鑫說,今晚臨海的報道就靠我們了,能進去就是成功。漆黑的京福線上,我“不要臉”地逢車就攔、逢人就問,想盡一切辦法前進——坐在車頂、趟在水裏、擠在衝鋒舟上、站在剷車的車斗上、掛在軍用兩棲車上,只要能往前,我們就上。輾轉四個多小時,我們成了當晚第一組進入臨海市區的記者。最後一段路程,我們坐在一輛大型救援車的車頂上,我第一次體驗了“360度環繞式全景天窗”,真的非常適合我們媒體人。

爲什麼一定要急着進去?因爲報道功夫,唯快不破。只有第一時間衝進去,才能把準確的資訊傳出來;只有我們前方快了,後方才能相對從容應對。我們新媒體記者就像輕騎兵,快和靈活是我們的立身之本。

進了市區,我們反覆換乘各種救援船隻,盡力記錄各樣現場。但想去受災最嚴重的老城區時,所有部門、所有工作人員都反對,水流太急危險,還有觸電風險。反覆拍胸脯保證後,海軍救援隊的領導終於同意派船送我們進去,並讓兩位經驗最豐富的戰士一路護送,一路上還每隔五分鐘在對講機裏詢問安全。我第一次享受到了人民子弟兵“一對一”的貼身護送。

真的難,一個街區四百米挪了一個小時,最後船的動力開到最大也無法前進。水流不僅湍急,還有很多暗流和漩渦。跟着戰士跳進水裏,瞬間被衝倒栽進一片汪洋。我們齊心協力,一起拖着船往前,前進兩步又被水衝回來一步半。就這樣,從午夜十二點奮戰到凌晨近五點,我們終於抵達臨海古城中心的崇和門。在救援船的集結點,在老城區的紫陽街、府前街、回浦路,憑着手中的一部手機、一個充電寶,一邊走、一邊拍、一邊找網絡,我們發回了一系列現場報道。我第一次真正領略到“沉浸式”報道的魅力。

11日清晨,我們跟着救援隊在受淹最嚴重的府前街上救出了兩位被困老人。救援完成後,救援隊員希望我們在報道中提醒被困人員,報警通道擁堵,在手機沒電之前儘量發出位置和受困情況。“要知道,你不是一個人。”這是最能讓災區羣衆感到溫暖的鼓勵與安慰,也是我這次抗臺報道感受最深的一句話。

沒錯,我不是一個人。當我們坐在車頂挺進臨海的時候,我一邊拍攝一邊解說,是攝像王鑫用一隻手拉着車頂鐵架固定我們兩個人。趟水挺進崇和門時,王鑫推着我,扶着我,好幾次在我被水衝倒的一剎那抓住我。

我不是一個人。我身後,有我們三人小分隊,有頻道抗臺報道團隊,有整個浙江廣電集團,還有許許多多認識不認識的熱心人。他們是指揮調度,是信息來源,是後勤保障,更是精神支柱。

不眠不休48小時,我們完成滾動式、移動式報道和直播40多條。我們見證了各方馳援災區的大愛,見證了災區人民樂觀自救的堅定,見證了臨海在大災面前挺住了!我們,也挺住了!

返回首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