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> 集團動態 正文

【廣電故事】近些,再近些

2019-09-04 14:59:25 來源:浙江之聲 作者:李錄賓

接到抗臺通知,和家人簡單交待一聲就出發了。我2006年加入浙江之聲,去一線抗臺的經歷有過不少,類似場景對一個老新聞人的家屬也已經習以爲常,簡單的一句“自己小心”足以包含太多情感。

進入溫嶺界後,風狂雨驟,天空黑壓壓一片,開半小時的高速路也難見一輛車。我們的目的地是玉環,一個三面臨海的半島小城。颱風即將登陸,防指裏的氣氛緊張壓抑。因爲風力太大,當地一些在建的建築工地塔吊已不具備拆除條件,而塔吊範圍內還有居民尚未轉移。一旦塔吊倒塌,後果不堪設想。確認人員轉移方案後,我們立即奔赴坎門一個在建工地採訪。鄉鎮社區幹部正冒着大雨緊急轉移羣衆,耐着性子一遍遍勸說。過程艱難,但最終所有人員都及時轉移到了安全區域,社區幹部們說,被罵也值了。

追風,是態度,是勇氣,更是責任。來不及喘口氣,我們隨後又趕到了坎門鷹東海塘邊。“利奇馬”迫近,海浪拍到塘堤上捲起的浪花足有十來米高,不少石頭護欄已被沖垮,道路兩側的行道樹也折斷不少,七倒八歪地躺在地上。我們在塘堤邊拍了出鏡短視頻,同事張澤灃這個180斤的壯小夥在風雨中的嘶吼,呈獻出風雨的巨大威力,一經發布立即成爲網絡熱點,央視新聞等新媒體客戶端紛紛轉載,更是帶來衆多網友的關注。

登陸點搖擺不定,我們的採訪也意外不斷。颱風一登陸,玉環風更大雨更急,幾小時市區就形成了嚴重內澇。街道被淹沒“消失”,不少車輛只剩下車頂。我們的車輛也困在了洪水中,無法動彈。想放棄車輛蹚水,卻發現水實在太深,根本無法前行。凌晨3點,已近無人的街頭汪洋裏,幾個男人穿着溼透的衣服,在車裏窩過了無眠之夜。

選擇做記者,就是選擇了一種永遠在路上的生活方式。玉環洪水未退,一個不幸的消息再次揪緊了我們的心。溫州永嘉山體滑坡,數十人被埋。馬不停蹄,趕到永嘉已是10日晚上,簡單吃了點東西,我們就往出事的巖坦鎮山早村趕。天黑路滑視線差,頻道領導擔心我們的安全,讓我們先找地方住下,天亮了再出發。但衝在一線,我們總想着離現場更近一些。一路積水,到處是塌方,黑乎乎的夜,我們早已不分東南西北,導航也沒了用處。在離山早村十多公里的地方,終於,司機章師傅一腳剎車,前方無路可繞了,只能無奈折返。雖然最終沒有抵達現場,但努力過了,也就沒有遺憾了。

第二天一大早,經過各方協助我們終於進了山早村。山洪肆虐後的村落滿目瘡痍,各方救援力量正一刻不停地搶險。一位瘦瘦矮矮的小姑娘,應該是志願者吧,抱着一箱礦泉水,行走在泥濘中。山路大概有兩公里,太陽毒辣辣地照着,小姑娘臉上黃豆般的汗珠一滴接一滴地滾落,上上下下的衣服都溼透了。天災面前,已經沒有個人得失,無私奉獻、互幫互助纔是主旋律。痛失母親的村書記徐文海強忍悲傷,帶領村民自救,幾天幾夜沒睡一個好覺。消防官兵們用鐵鍬、鋤頭甚至直接用手刨開沙石,他們中暑了,手臂曬脫了皮,但仍在一線救人。作爲記者,我們努力靠他們近一些、再近一些,用話筒和鏡頭記錄下他們的辛苦和付出。幾天來,我們在救災現場發出廣播稿和新媒體稿件30多篇,積極報道黨委政府救援進展、基層典型、暖心故事等,用我們的方式參與搶險救援。

抗擊颱風是一場戰鬥,新聞人以手中的採訪機、攝像機爲刀劍,擔當起自己的使命,只爲無愧於民,無愧於心。同事洪小燕乘坐的衝鋒舟翻了,頭上撞出大包;李曉華中暑,仍頂着烈日奔走採訪連線;而我,直到回杭,才發現揹着採訪包的兩條胳膊已無法擡起,背部密密麻麻長滿了皰疹,只能“隔離”起來防止傳染給孩子。

山早村,應該會成爲我記者生涯中難忘的一頁。目睹搶險的全過程,生與死、喜悅和悲痛,交織在受災現場。能夠身處一線,記錄下這一切,更多更細地感知和感嘆人性的光輝、生活的美好和生命的可貴,讓我們更加珍惜記者這份職業。因爲熱愛,因爲使命與職責,遇到再大的困難再多的辛苦我們也不會退縮。

返回首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