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> 集團動態 正文

【廣電故事】那曲 你好

2019-07-04 15:01:07 來源:影視娛樂頻道 作者:楊琨

“你要去西藏啊?”“支援那曲藏曆年晚會。”

接到任務時,我的腦海裏只有4525m的高海拔和零下20度的氣溫。杭州的海拔最高處不過四百多米,冬天零下三五度就算很冷了。心裏既嚮往又忐忑,嚮往的是冬天雪後高原的神祕與山川的壯美,忐忑的是不知身體能否承受。

飛機降落在拉薩機場的時候,已是晚上七點多鐘,但依然藍天白雲,天空在白晃晃的雪山映襯下更顯得明亮,一下子讓人來不及顧慮海拔的恐懼。到了那曲,那曲臺的領導早早就在出站口等候,獻上潔白的哈達。那一刻,我深感那曲人民的熱情和這次援藏的榮耀。

那曲,不是我印象裏的樣子,它多了些現代氣息。在全國的大力支援下,整個城市呈現出欣欣向榮的景象,一塵不染的街道,佈局合理的城市規劃,在遠處高山的映襯下,這座“半空中”的小城,多了些大氣和硬朗。

當然,4500米的海拔,也讓我們很快就感受到了“威力”。胸悶、氣短,快要窒息的感覺,稍微走急兩步心臟就像在百米衝刺一般,而且伴隨着頭痛。嚴重時,我和同事缺氧到嘴脣發紫,再加上冬季的那曲氣候乾燥,我們嘴脣開裂、喉嚨幹痛、時不時就流鼻血。本來和我一樣興奮的同事,不得不插上了氧氣瓶,我陪着她掉起了眼淚。這情不自禁的眼淚,不是吃不了苦,是高反的難受讓人痛不欲生。每到晚上是我們最難熬的時間,頭疼到要裂開,難以入睡,後面幾天甚至一想快到睡覺時間了,就有了心理陰影。同事一邊吸氧,一邊還無微不至地照顧我。我的心頭也飄過放棄的想法,但那一刻,我鼓勵自己,抗高反就像是馬拉松的後半程,堅持下去就能見到終點線。

那曲廣播電視臺地處城市核心區域,辦公大樓很有當地建築特色。演播廳內,藏曆新年的春晚準備工作正在進行,所有的演職人員都在緊張忙碌着,一遍又一遍地排練,節目基本上都是原創的西藏民俗表演。一段段悠揚的旋律、一個個優美的舞蹈動作和多姿多彩的民族服飾,對我來說都是新奇的,也讓我對藏族文化有了更深的瞭解。

“3、2、1……”藏曆春晚進入了正式的錄製。在那種氛圍下,我已完全顧不上多日高反帶給我的難受,以及連續睡不着覺的疲憊。調整好姿態和表情,保持最美的微笑,一秒進入主持狀態。

熱鬧的現場,滿座的觀衆,熱烈喜慶的氛圍。“大家好,我是來自浙江電視臺影視娛樂頻道的主持人楊琨。”霎時,滿堂的掌聲,我知道那是一份鼓勵和肯定。同時,自豪感油然而生,我沒有辜負集團和頻道給予我的信任,穩穩地站在了那曲春晚的舞臺上。因爲缺氧,有些長句難以一氣呵成,但我還是克服困難,卯足勁以正常的語態保證晚會的順利進行。漫漫三小時,精彩的晚會錄製完成,結束後主持人還需要補錄一些串詞環節。“國吉,你怎麼一遍又一遍要錄那麼多次?”“不好意思,我在學楊琨老師的主持。”原來,無意中,我在舞臺上的發聲技巧、儀表儀態成了西藏同仁的教學模板。從清早到夜晚,從天黑到天黑,所有的任務終於完成了。結束那一刻,突然意識到自己凍得瑟瑟發抖,零下二十度的氣溫下地暖顯得那麼乏力,長時間的站立讓雙腿雙腳僵硬到感覺不到疼痛。我不禁潸然淚下,這是激動的淚水。

“謝謝遠道而來的你,爲我們的晚會增色,有你在舞臺上我們踏實多了。”晚會總導演達臺說,我是他工作許多年來印象中唯一來支援那曲的主持人,這臺晚會是近年來最精彩的一次。

在那曲的日子一晃而過,吃不好睡不好的痛苦在結束任務時煙消雲散。歲月漫長,也許會走丟時光,但初心永遠不變。藏區的藍天、白雲、雪山和所有的熱情都將永遠留在記憶深處。


返回首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