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> 集團動態 正文

集團的孩子

2018-10-24 15:29:10 來源:廣電製作中心 作者:蘆毅

今天,想要分享的故事,主角是一羣孩子。

10月8日的早上六點,北京的天還沒完全亮,剛剛結束了“中國好聲音2018總決賽”的現場直播,睡了還不到四個小時的吳曉東已拉着行李趕赴機場。他要搭乘早班飛機飛往杭州,去還一個欠了許久的“債”。吳曉東的“債主”,是他自己的女兒。女兒學校有個晚自習制度,需要家長們輪流值班現場管理。可身爲中心音頻部主任的吳曉東實在太忙了,一年到頭,除了過年那幾天,大部分時間都是奔波在外面。這次爲了好聲音總決賽,他9月29日到達北京,在現場已經足足忙了10天。“欠女兒的實在是太多太多了”,吳曉東說,這次值日,不能再爽約了。這是他上初中二年級的女兒,叫吳悠。

廣電人對孩子的虧欠,往往都是“從娃娃抓起”的,就像這位叫“洪應心”的小朋友,今年四歲,九月份剛剛上幼兒園。而洪應心第一天上幼兒園,卻是由她的爺爺奶奶送去的。她的媽媽鄭存,是廣電製作中心音頻部的員工,此刻正在400㎡演播廳趕製節目,無暇分身;而她的爸爸,中心轉播部的洪超遠在北京,那時正在悶熱密不透風的車廂裏,對着圖紙一分一毫地做着校對。是的,就是這輛集團最新的32訊道4K全IP轉播車,也是目前國內技術最新、體量最大、訊道最多的超高清轉播車,此刻,它就停在劇院的外面,爲我們的報告會進行錄製,今天就是它的首秀。爲了超高清轉播車,洪超和轉播部的同事們,從6月初到10月初,整整4個月的時間裏一直在北京與杭州之間來回奔波。

孩子成長的時候,最需要的是父母的陪伴,而我們這些正在路上拼搏的廣電人,卻把這份陪伴,給了我們的設備,給了我們的節目,給了我們最深愛的廣電事業……

他叫凌佳豪,是廣電製作中心轉播部的一名援藏幹部。他的女兒凌羽已經3歲零4個月了,而凌佳豪與她一起渡過的時光,卻只有一年多一點。在凌羽剛滿週歲不久,凌佳豪參加了“援藏幹部動員大會”,會後,他第一時間遞交了申請援藏的決心書。那時,凌羽還不會開口叫“爸爸”。她的第一聲“爸爸”,是對着手機屏幕喊出來的,她的爸爸凌佳豪,已經去了3700公里外、海拔4500米、空氣含氧量只有杭州50%的西藏那曲。在藏區工作兩年多,凌佳豪所能做的,就只有在每天結束了繁忙的工作之後,對着手機的屏幕跟女兒說話,看着女兒笑,看着女兒又長高了一點、長大了一點……2018年初,在完成第一輪援藏任務後,凌佳豪又主動申請了參加第二輪援藏任務,再一次踏上了前往雪域高原的征途,他說,“廣電授我以技術,教會我拼搏與創新,我必須爲集團在那曲留下一批帶不走的援藏項目。”

這個活潑可愛的小男孩叫王泳翰。8月12日,王泳翰突然發高燒,全身出現皮疹,經診斷,他得的是“嗜血細胞綜合症”——一種極爲危險而又罕見的疾病。他的爸爸——製作中心音頻部的王志剛——聞訊後緊急從嘉興的節目現場趕回來,看見兒子的時候,他已經躺在ICU的無菌病房裏,全身多器官衰竭,24小時都插着呼吸機。王泳翰小朋友在ICU病房裏,足足躺了23天,而爲了不影響音頻部極爲繁忙的工作,王志剛始終沒有向中心領導和同事提及孩子病危的事,而是一直盡己所能地堅持在崗位上。而同樣,王泳翰的媽媽錢戀戀,也一直在轉播部默默地堅持工作。直到她接到醫院第二次發出的病危通知書,終於抑制不住自己的感情,在辦公室痛哭失聲,直到這時同事們才知道發生了什麼……好在,王泳翰終於轉危爲安,現在,他已經出院,在家中進行康復治療,讓我們祝願他早日恢復健康!

吳悠,洪應心,凌羽,王泳翰,還有更多我說不出名字的孩子,他們都是我們員工的孩子,也就是我們集團的孩子。我知道,這些孩子不僅僅是個例,在我們製作中心,在浙江廣電集團的各個部門和單位,有着許許多多這樣的孩子,他們的父母,舍小家爲大家,奔波在新聞宣傳、節目製作、廣告營銷、產業經營、項目建設的第一線,展現出浙江廣電集團“奉獻、實幹、拼搏、創新”的精神,以“主旋律更響亮,正能量更強勁”的工作成效,推動着集團發展,迴應着時代需求。

習總書記說“幸福是奮鬥出來的”。智媒時代提速到來,新興媒體降維攻擊,浙江廣電事業正處於不變則衰,不進則退的轉型期,我們“既是追夢者,也是圓夢人”,我願同所有走在路上的廣電人一起,將“舉旗幟、聚民心、育新人、興文化、展形象”作爲使命擔當,堅定信念、珍惜青春、立足崗位、苦練本領,用奮鬥塗滿青春的底色,努力譜寫“六位一體”新型媒體集團建設的新篇章!

視頻鏈接://v.qq.com/x/page/g07727lz1e2.html

返回首頁